未命名.png 

人生中,總有一條試煉之路,
面對嘈雜反對聲,你卻必須踏上它……

時代小說名手【淺田次郎】代表作 × 現代浮世繪名家【山口晃】封面插畫
開創日本時代小說新局面,感動86萬現代人的心!

3屆本屋時代小說賞得獎作
改編時代劇《一路》,永山絢斗主演
暢銷突破86萬冊,書店店員感動推薦


幕府末年,黑船駛入江戶灣,掀起搖撼250餘年太平盛世的大震盪。
在不安的時局中,仍有一群人堅持走崎嶇難行的苦路……
小野寺一路被迫繼承父職,銜命完成參勤交代。
毫無經驗的年輕武士,憑藉著唯一的線索家傳《行軍錄》,率眾踏上十二日參謁江戶的不可能之旅。


【內容試讀】


  小野寺一路寫下自己的名字時,從來不曾被人正確地讀出,幾乎都被讀成「小野寺壹朗」。這種讀法,怎麼想都像是銘刻在墓碑上的諱名,所以他從小就經常挨罵。

  人們會說:「嘿,父母親所賜的寶貴實名怎麼可以隨意報出來?那是壽終之後,刻在墓碑上供後世子孫敬稱用的。你到底叫什麼名字?」

  但這些事並不讓他覺得厭煩,反倒是這名字讓人一眼就能看出小野寺家代代負有使命,甚至知道他就是扛責任的長子。每回報出名字,一路都覺得自己好像光著身子讓人一眼就能看透。

  「啊,原來如此,府上是擔任參勤的供頭職務!竟然將長子取名為一路,真是用心良苦。你可要多求長進,別辜負這個名字啊!」

  如果這個名字是世襲的,那不僅可以引以為傲,也不必多費唇舌解釋。不過小野寺家世代承襲的名字是「彌九郎」,直到父親那一代,幾乎代代祖先都叫「小野寺彌九郎」。

  然而一路出生時,一向以傲岸孤介之士聞名的祖父彌九郎卻提出「『九』字通『苦』,九郎這個名字害人吃苦」,以這個理由,改掉了幾乎可說是家法的當家之名。

  既然如此,改成超越勞苦的「彌十郎」也就罷了,絞盡腦汁想出來的名字竟是「一路」,未免太過直白了。

供頭的工作是統籌參勤路上的所有事務,當然是個苦差事,怪名字不好實在說不過去。況且取名「一路」,別說是避苦了,根本就是拿它當做活招牌。

  還有,祖父彌九郎為孫子命名時,讀音似乎是訂為「Ichirou」,如果想成比超越勞苦的「十郎」更進前一步的「一郎」,也未嘗不能理解,但寫成漢字「一路」之後,根本是雪上加霜。

  取了這個名字後,大家都喊他「Ichiro」,一路記憶所及,後來甚至連祖父也這麼叫。

  總之,參勤道上供頭的小野寺一路,名字淺白至極,簡直是毫不遮掩地昭告天下他的角色。


  「虛歲十九,年紀輕輕就被賦予供頭這麼重要的大任,真是好福氣吶!」

  從屋子後方田裡回來的叔父一身農家打扮在地爐邊坐下,以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說著。

  「雖然您這麼說,叔父大人,但這能算是福氣嗎?」

  一路不悅地抗辯道。半是武士、半是農民的叔父,是俸祿不到百石的普通家臣。但一路現在只有這個親戚可以依靠,找上他也是無可奈何。

  他連日造訪距離陣屋兩里之隔的叔父家,這已經是第三趟了。

  「小野寺家族裡,應該沒有會遭天譴的壞人啊?總之,幸好你這個小野寺家的嫡長子能幹又可靠,否則我就得代替老哥接下供頭職務了。啊,真是可喜可賀!」

  叔父雖然先發制人,但一路可不能就此放棄。事無三不成,他挺身再次懇求叔父:

  「姪兒從小生長在江戶官邸的門長屋,前不久才第一次踏上故鄉的土地,這次雖然是天降橫禍,但要我這樣就接下供頭大任,還是太勉強了。我不敢奢求叔父大人代替我,但請您務必在一旁輔佐我,助我走完全程。只要叔父同意出馬,諸位重臣肯定也會放心跟隨。」

  但叔父聽若罔聞,臉撇向一旁自顧自吞雲吐霧起來。他並非沒有妻兒,但全都躲在內室,連杯水也沒端出來。

從簷廊向外望,山巒頂上覆著白雪,正是寒意侵骨的時節。參謁江戶的期限也一天天逼近。

  「絕、對、免、談!」

  叔父像幼童耍賴般說。

  「叔父大人何必那麼……」

  「免談就是免談。你大概以為三顧茅廬必能成功,但俗話也說:佛陀再大肚也事不過三。聽好了,一路,你再繼續強人所難,我們叔姪關係就到此為止。老哥出了那種事,我是怕你一時六神無主,所以幫了你。你現在卻不思長進,只想賴上叔父。你認為我有輔佐供頭的能耐嗎?」

  「除了叔父大人,姪兒無依無靠。故鄉的家臣也都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。」

  「你這就叫咎由自取。」

  「呃,為什麼這麼說?」

  「即便你到十八歲都住在江戶,但每隔一年的參勤,半數家臣都會隨著主公前往江戶,不是嗎?事到如今卻說人們對你漠不關心,還不都是因為你沉迷書冊劍術,疏忽平日該有的交遊嗎?所以才說你是咎由自取。」

長年受家族冷落的次子那種狡猾的嘴臉,在叔父臉上毫不保留地顯露。一路還以為叔父儘管不可靠,至少是個和善的好人。

  「我這樣說是有點過分了。」

  「不,叔父大人說得對。」

  「不過這確實太勉強了。萬一我們倆得一起切腹謝罪,小野寺家可要絕子絕孫了。」

  說這種話,追根究柢,還是因為懦弱的叔父怕賠上性命吧!

  一路想通後才總算死了心。起駕日訂在十二月三日,十四日就得抵達江戶。幕府規定中山道參勤路程要在十二天完成,這下子只能賭上性命,硬著頭皮走到底了。

  「請原諒姪兒三番兩次無禮。倘若姪兒在路途上遭遇不測,小野寺家就拜託叔父大人了。」

  一路從地爐邊站起身,向叔父辭別,沒人送他出門,年紀相差甚遠的堂弟在一旁嬉鬧著,沿著農田道路跟了他一段,事到如今,一路完全不想跟他嬉鬧。

  這一帶是有德院時代開拓的新田。開墾前原是一片雜樹林,因此眾人都叫它新田,沒有村名。在這裡耕田種地的,是以土地為薪俸的下級武士。

  身為下級武士的叔父,除了讓一家大小撐過冬季外,確實也沒有餘力幫助他人。一路這時才總算醒悟,自己的要求根本是強人所難。

  背著北風回頭望去,只見白雪壓彎了山稜上的樹木,像是要追趕上來。


... to be continue...


⇨「購買《一路》抽山口晃珍藏紙牌」活動:https://goo.gl/e0F36a

創作者介紹

《哈日劇》

哈日劇 Kao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